蛇缠腰

来源:2020-05-22 19:41:52

? 老黄患有风湿性关节炎,他听说有种偏方对这病很有好处,那就是坚持喝用活蛇泡的酒,而且越毒的蛇泡酒效果越好。 ? 老黄的表弟在内蒙古倒腾药材,他专门托人给老黄捎回来一大瓶子活蛇酒。 ? 瓶子里的那条蛇大概有两米来长,身子几乎全部浸泡在酒里,只有蛇头伸在酒面和酒瓶口之间仅剩的空隙里艰难地苟延残喘。 ? 老黄每天晚上睡觉前,都会拿上酒杯,拧开那瓶活蛇酒酒瓶底部的塑料小龙头,满满地放上一杯酒。只有等这杯酒下了肚,老黄的觉才能睡得踏实。 ? 瓶子里的酒越来越少了,那条蛇的精神头却越来越好。当老黄去倒酒时,它甚至会昂起蛇头,瞪眼望着老黄,红色的信子在嘴里一吐一缩,仿佛是在对老黄示威。 ? 渐渐地,老黄倒酒的时候有点发憷了,他不怎么敢去看那条蛇在酒瓶里的状态了,总是匆匆倒完酒就赶紧离开。 ? 没过多久,瓶子里的酒就干了。好在表弟曾经告诉过老黄,这瓶喝完之后还可以自己再买酒来泡上。 ? 表弟还说,一条蛇可以泡五瓶酒,如果泡完五瓶酒以后,蛇还活着的话,一定要把它放生。 ? 老黄去街上买回了白酒,就在他准备打开酒瓶往里倒酒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个老哥们儿讲过的一件事,说是以前有一个爱喝活蛇酒的人,不小心让酒瓶里的活蛇窜出来咬了一口。 ? 犹豫了一阵,老黄终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酒瓶盖子。 ? 酒瓶盖子一打开,老黄就笑了。原来这酒瓶是特制的,瓶颈处卡着一个网子,那网子似乎是用一种植物的藤条编织成的,看上去很结实,酒瓶里的蛇根本就不可能破网而出。 ? 老黄把酒倒进了酒瓶,和以前一样,他没有把酒瓶装满,在瓶颈下面留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,好让酒瓶里的蛇继续苟延残喘。 ? 当老黄喝到第五瓶酒的时候,他发现那条蛇快不行了,它软软地瘫在酒瓶里,再也没有昂起过头来。 ? 当第五瓶酒喝完的时候,酒瓶里的那条蛇看上去已经是奄奄一息了。 ? 老黄打开酒瓶盖子,取下了那个藤网,他准备把那条蛇放生。 ? 老黄取下了藤网之后,瘫软在酒瓶里的蛇突然来了精神,蛇头"呼"地昂了起来,伸出酒瓶外,嘴里的红信子一吐一缩,一双蛇眼死死地瞪着老黄,瞪得老黄头皮直发麻。 ? 那条蛇和老黄对峙了一会儿,开始缓缓地往酒瓶外爬了。 ? 眼看着那条蛇就要爬出酒瓶了,老黄心意一动,他试着把手里的藤网朝着蛇伸了伸,那蛇飞快地往后一缩,又退回到酒瓶里。 ? 老黄一下子就明白了,那条蛇怕自己手里这玩意儿。 ? 老黄的第六瓶酒还没有喝到一半,就发现那条蛇的蛇头始终耷拉着,浸在酒里,再也没有露出来过,他连续观察了好几天,终于得出蛇已经死了的结论。 ? 酒里的那条蛇死了,剩下的酒老黄也不想再喝了,于是他抱起酒瓶,连着里面的死蛇和酒一起扔掉了。 ? 一周之后,老黄的腰上莫名其妙地长了一些透明发亮的小水疱,他开始并不在意,但小水疱一天比一天多,最要命的是又痛又痒,他只得去了医院。 ? 医生经过仔细询问和检查之后,对老黄说:"你的这种病叫'带状疱疹',是由于疱疹病毒感染引起的一种皮肤病。也就是民间俗称的'蛇缠腰'……" ? "蛇缠腰?!"老黄的头"嗡"的一声就炸了,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条泡在酒里的蛇,医生后面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 ? 好半晌,老黄才渐渐回过神来,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:"我,我,我还有救吗?" ? 听了老黄的话,医生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"你怕什么怕?'带状疱疹'是一种很常见的皮肤病,吃点药,输几天液就好了,不会死人的。" ? 老黄手里拿着医生开的处方,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医院,他甚至忘了去药房拿药。 ? 接下来的日子,老黄就遵照医嘱开始吃药输液了。 ?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,老黄腰上的疱疹不但没有治愈,反而渐渐沿着他的腰部蔓延,眼看着就要在腰上围成一个完整的圈了。远远地看上去,老黄的腰间就好像捆了一条透明发亮的皮带。 ? 腰上的疱疹又痒又痛,搞得老黄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着。就算偶尔睡一会儿,也是噩梦不断,他总是梦见那条蛇缓缓地爬出酒瓶,然后爬到自己的腰上缠了整整一圈,最后还昂起那可怕的蛇头,死死地盯着自己…… ? 就这样,老黄的身子骨越来越消瘦。 ? 那天早晨,老黄早早地醒了过来,他怔怔地坐在床上发了会呆,然后穿上衣服出了家门。 ? 老伴儿看见老黄出了门,急忙追出去问道:"老头子,你要去哪儿?" ? 老黄回头看了一眼老伴儿,说道:"我昨晚做了一个梦……" ? 老伴儿急了,说道:"我是问你要去哪儿,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儿去。" ? 听了老伴儿的话,老黄突然变了语气,恶狠狠地对老伴儿吼道:"你管我要去哪儿!不许跟着我!" ? 吼完老伴儿后,老黄头也不回地径直走了,留下老伴儿站在原地暗自掉泪。 ? 傍晚的时候,老黄回来了。他看上去面无人色,一进屋就筋疲力尽地倒在了床上,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嘟哝着什么。 ? 老伴儿把耳朵凑到老黄嘴边,好不容易听清楚了老黄在嘟哝什么。 ? "它没有死……它还活着……" ? 当天晚上,老伴儿帮老黄上药的时候,她看到老黄腰上的疱疹已经连在了一起,在他腰上围成了一个完整的圈儿。 ? 半夜的时候,老黄断了气。 ? 当老伴儿扑在老黄身上号啕大哭时,发现老黄的两只手都紧紧地攥着,好像握着什么东西。 ?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掰开了老黄的手掌。 ? 在老黄的左手掌里,有一个藤条编织的圆形小网;而右手掌里,则是一团软软的东西,老伴儿战战兢兢地把那团软软的东西展开,那赫然是一张完整的蛇蜕。(完)
阳泉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