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秀才智断疑案

来源:2020-05-22 19:54:12

清朝光绪年间,茂阳镇是个繁华商镇。镇上有个“天顺”茶叶店,由店主潘掌柜和他老婆冀氏二人经营。小店虽不起眼,可潘掌柜夫妇做生意活络,为人和善热情,买卖日渐兴隆。有些大户人家和一些官户、商户在店里立了账,平时拿茶叶只记账,到年底一次算清。

  这年腊月初的一天,潘掌柜去收账。中午回来,夫妇二人看着属于自己的财富喜滋滋的。冀氏笑着笑着忽然低头不语,潘掌柜轻声问:“又想儿子了?”冀氏轻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下午潘掌柜还有几家要去,临走时嘱咐冀氏好生照看店铺,并告诉冀氏今晚上多炒几个菜,他回来要喝两盅。

  到做晚饭的时间了,冀氏边炒菜边高兴地等潘掌柜回来。可是一等不来,二等不来,直到晚上戌时,还不见丈夫踪影。冀氏心里发了毛,急忙关了门,央求邻居们帮着寻找。邻居们非常热心,分头行动。工夫不大,一个邻居回来了,神色慌张地告诉冀氏,在一个偏僻的小胡同里躺着一个人,看样子像潘掌柜。

  众人一齐跟着来到小胡同里。在火把的照耀下,果然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,冀氏一眼就认出那是潘掌柜。有个大胆的邻居上去一试鼻息,向众人摇了摇头,冀氏一下子昏倒在地。

  接到报案,知县裴大人很快就带着师爷、仵作和捕快衙役赶到了。仵作验尸完毕,告诉裴大人,死者已死亡约一个时辰了,头部被钝器击打致死。凶器就在死者旁边,是一块板砖,板砖上还有血迹。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物证。

  裴大人仔细查看了这块板砖。这是块极普通的板砖,现场像这样的板砖还有好几块,平常就散落在墙根。看来这里就是第一现场,凶手顺手从地上拿起板砖将被害人打死。裴大人又仔细查看死者。死者死不瞑目,左手抓着几张银票,右手虽已垂落身边,可食指仍直直地伸着。

  裴大人查看现场完毕,见天色已晚,让众人帮冀氏抬回尸体,告诉冀氏明天县衙回话。

  第二天,裴大人开始了案件的调查。裴大人了解到潘掌柜为人和善,在镇上从不和人结怨,排除了仇杀的可能。从死者手中的银票来看,十有八九是临时起意,图财害命。潘掌柜收账要踩百家门,差不多全镇的人都知道今天他身上有银子。茂阳镇这么大,到哪里去找这个图财害命之人?

  裴大人认为:只要这个凶手大手大脚地花钱,就能露出形迹,他嘱咐手下人,严密注意有异常举动的人。

  果然没过多少天,裴大人得到消息,镇上的懒汉田三最近又下馆子又置东西,有些异常!裴大人当即下令传唤田三并搜查田三家。捕快很快把田三带到,并将搜到的银票交给裴大人。田三吓得直哆嗦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裴大人一拍桌案:“下跪之人田三,你可知罪?”

  田三声音都变了:“小人不该抢潘掌柜的银票!我知错了,大人饶小人这一回吧!”

  裴大人厉声说:“图财害命!人命关天的大事也能饶你?田三,你如何杀害潘掌柜,还不从实招来!”

  田三连喊冤枉,说这天他去镇外闲逛,傍晚回来路过小胡同的时候,见潘掌柜倒在地上,人已经死了,手里还拿着一把银票。他见旁边没人,从死者手里抽了几张银票,还有几张因为死者攥得紧没抽出来。他怕被别人看见,把银票往怀里一揣就匆匆回家了。

  裴大人大怒:“避重就轻,一派胡言!来人,先打四十大板,看他说不说实话!”

  四十大板打完了,田三已是有气无力。他睁开眼睛,声泪俱下:“大……人,我愿……招!”

  田三招供说自己听说潘掌柜在收账,就起了图财之心,在小胡同里用板砖砸死潘掌柜,取了他的银票逃回家中。到此,裴大人下令将田三收监。

  第二天,田三家人到衙门为田三叫冤,说田三从小胆子就小,见别人杀鸡都害怕,怎么可能亲手杀人?裴大人笑答:银票、凶器、尸证、供词俱全,田三本人已供认不讳,此案已定。

  刚打发走田三的家人,下人来报:有个叫倪嗣方的秀才来访,裴大人急忙出门迎接。这倪嗣方和裴大人是儿时的伙伴,一起中的秀才。倪嗣方祖上有人做过官,后来得罪了权贵,下场较惨,所以满腹才学的倪嗣方中了秀才后就没有进一步求取功名,而是弃文经商了。倪嗣方说已到年终,回家过年,路过此地,特来看望。见到故人,裴大人欢喜极了,命人准备酒菜。

  席间,裴大人闲谈中提到了刚刚破的那个凶杀案,不免有些得意。倪嗣方认真地听着,听完后放下酒杯,摇摇头说:“裴兄可愿听在下多言几句?”裴大人急忙答道:“贤弟不是外人,有话请讲!”

阳泉资讯网